- 序 -

庚子鼠年在抗击新冠病毒的“战疫”中拉开了序幕。前事未决而后事已来,我们应如何在扑朔迷离的经济环境中寻找新的增长和方向?金融界现推出《首席说》解局2020特别版,特邀知名经济学家与首席分析师,为您全面解析投资“战疫”。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

嘉宾介绍
本期嘉宾:孙明春

海通国际首席经济学家

主要观点

美国经济或进入衰退阶段,人民币是避险资产

财政政策以福利性为主,促消费、保民生

复工需要勇气和运气,建议企业家关注需求端

新基建或存在收入分配不均问题

全球经济不乐观,疫情或进一步推进全球化

A股估值相对合理,绝对估值并不便宜

美国经济或进入衰退阶段,人民币是避险资产

金融界:美股最近几天非常动荡,一度触发熔断,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您对后续走势的预判是什么?美股的震动会如何影响A股?

 

孙明春:美股震动主要两个原因:

第一,疫情恐慌。上周末,美国的部分地区,比如纽约,宣布进入紧急状态,而且确诊数据还在不断上升。美国国内的矛盾在于,总统和CDC的很多说法都不太一致,老百姓肯定会恐慌。另外,意大利宣布对七个省进行隔离。整个市场情绪受到了非常大影响。


第二,油价暴跌。有经验的投资者一定都记得2014-2016年,当时,油价暴跌,最低到了27美元。北美有上百家石油公司破产倒闭,尤其是页岩油、页岩气,因为它们的生产成本相对更高。前天开盘跌到30美元,这意味着很多企业要面对财务困难,甚至倒闭了。如果企业出现财务困难,企业信用市场会非常紧张,信用利差会大幅扩大,从而影响到其他金融机构。2014-2016年就出现了大宗商品危机,不只是石油,像铁矿石、镀点铜都跌得非常厉害,很多在这些上品领域有较大风险敞口的金融机构也受到了影响,具体名字我就不说了。


所以,在油价暴跌30%,达到了历史第二大跌幅的情况下,投资者会担心油气公司,上市、非上市的,会不会出问题。实际上,很多石油类的股票也跟着跌了非常多。


疫情和油价暴跌叠加造成了前天的美股的大幅下跌,甚至触发熔断。至于市场的后续发展,我认为美国经济大概率是进入衰退了。如果衰退开始,美股会进入熊市。目前虽然跌了很多,但还不是熊市状态——熊市要从高点下跌20%,现在已经跌了17-18%了,具体数字可以再算算,但总之还没有到。我认为美股还会继续往下走,进入熊市。


至于对国内市场的影响,中长期来看,我国经济的基本面远远好于欧美国家,经常性账户在过去25年连续顺差,人民币确实是一种避险资产。但是短期来看,无论是国内疫情带来的影响,还是海外经济震荡后对我国外需造成的打击,国内经济都面临着挑战。总地来说,中国经济的中长期积极向好,但短期存在挑战。

财政政策以福利性为主,促消费、保民生

金融界:您在《疫情下的宏观政策,要把困难估计足》指出,我们要警惕“滞胀风险”“债务率高企”等问题。那么,您对后续政策有何具体建议?

 

孙明春:从全球发展来看,疫情比较难控制。国内现在控制住了,但是海外再流入对整个疾病防控都有一定挑战。如果为了防止疫情输入,施行入境、旅行限制,又会对中国经济活动产生影响。另外,如果由于疫情,全球经济出现衰退,那中国作为开放程度很高的第二大经济体,也会受到影响。

 

所以,我们认为疫情对经济的影响是相对中长期的,很难在1-3个月内通过刺激手段解决,要把困难估计足,做好较长期的打算。如果缺乏这种意识,很可能在前期用力过猛,造成后期缺乏资源稳定经济和社会。

 

关于滞胀风险,我的建议是,货币政策要有针对性地放水,不能像2009年金融海啸后那样大放水。新冠疫情对经济的影响不只是需求侧的消费与投资活动停滞,还包括供给侧的生产停滞和交通阻断,因此会在供需两侧同时对经济造成冲击。在防控疫情扩散的背景下,货币政策放松只能刺激需求,却无法提振供给,反而有可能引发短缺和通货膨胀,导致滞涨。对此,各国央行行长应该心知肚明。因此,货币政策放松只是为了维护市场信心所做的姿态、或是防止金融体系出现流动性干涸和资金流断链而采取的防守性举措,对此不可期望太高。

 

具体来看,央行可以密切关注有困难的,尤其是有系统性影响力的企业和金融机构,防止某些机构出现流动性危机、债务性危机,发生连锁反应。LPR、存款准备金率等仍存在下调空间,但存款利率不能再降了。

 

财政政策方面,要以福利性政策、保障民生为主。综合来看,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债务已经不低了。在过去的十几年里,地方债一直备受关注,清理也做过好几轮了,但是每次都在清理后,以另一种形式卷土重来。我认为在财政政策要更加谨慎,为了应对疫情而大幅增加地方债,可能会给未来的金融市场埋下大隐患。具体措施可以考虑直接给老百姓发消费券、现金券等,鼓励大家消费、购物,缓解服务型企业的困境。

复工需要勇气和运气,建议企业家关注需求端

金融界:现在复工的需求比较迫切,不少地方也提倡合理复工复产。那么,您认为防疫和复工之间的平衡应该如何把握?


孙明春:确实是一个难题,既需要勇气,也需要运气。目前疫情已经基本得到控制,复工可以加速了。复工阶段一定要加强自身防护,个人和企业都要注意。

 

我要提醒的是,此次疫情对经济的冲击是从需求端和供给端一起来的。目前供应链尚未完全恢复,海外疫情又在不断加重,企业家们一定要关注需求端,尤其是海外订单,需求可能并没有大家期待的那么强。

 

如果后续需求跟不上,但又太快复工,那么对企业家来说,财务负担太重了。对金融机构也不是好事。所以复工、防疫不光政府要做权衡,企业家也要考虑。

 

另外,我们观察到香港在防控疫情和保持经济的运行方面比内地灵活得多,大家生活相对更正常一些。经济虽然不可避免受到影响,但没有内地那么一刀切,疫情控制也比较有效,至少到现在来说还是应对的很好。

新基建或存在收入分配不均问题

金融界:最近新基建的话题很火,中央级别的政府会议也多次提到这个概念。您认为新基建能有效稳增长吗?


孙明春:新基建非常好。2009年就出现过一轮,当时连出了10个大类行业,资本市场对此也非常兴奋和支持。后来的“四万亿”大家也都知道,很长时间里一直有很多人在批评。实际上,当时“四万亿”开发了很多基建类的投资,对中国经济成长还是很有意义的。其实不止是经济增长,最终还改善了中国的基础设施,增强了中国企业的竞争力、国际竞争力,为中国经济在过去十年的转型升级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四万亿”时,我还在投行工作,记得非常清楚,90%的基金经理一说到高铁,都是非常负面的评价“这个浪费钱,投资建设的成本、运营的成本都太高了,票价也很贵,到时候建好,没什么人坐得起,肯定要亏钱。”但事实上,我们已经看到,过去的这些年里,高铁对中国经济的重要催化作用。这和当时很多人的判断是不同的,所以部分基建是具有一定超前性的,对未来的经济转型是有巨大推动作用的。这次新基建都是新兴行业,日后一定会对经济成长有所帮助,推动中国经济在下一个十年再次升级。

 

我非常支持且看好新基建,但我们要意识到,虽然新基建可以稳增长,但也会拉大结构性差别——新基建对中低收入阶层、技术含量相对较低的劳动力就业,影响不大,对中高技能就业有所助力。

 

宏观政策既要考虑到总量,也要考虑到行业的结构性差别。这种刺激性政策到底能让多少老百姓受益?这也是我之前提到的福利性政策的重要性,因为福利性政策主要针对中低收入阶层。

 

“四万亿”、新基建从总量上来讲都是好事,但从分配的角度来看,并不一定能解决中低收入阶层的问题。“四万亿”以后,无论是基建项目,还是房地产项目,都创造了一大批亿万富翁。农民工们虽然也得到了好处,但很有限。这也是我想说的分配性差异。

 

总地来说,新基建可以增强国家的竞争力,但无法解决中低收入阶层的根本问题,无法保证分配的平衡性。而福利性政策虽然可以解决中低收入阶层的问题,但对未来经济社会的推动意义不大。两者之间是需要平衡的。

全球经济不乐观,疫情或进一步推进全球化

金融界:全球疫情在不断升温,您认为疫情会如何影响全球经济?会推动逆全球化吗?


孙明春:疫情发生前,经济学家已普遍预测,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实际GDP增长率将于今年“破六”,这将是30年来的第一次。而去年4季度,第三大经济体日本的实际GDP大幅度下跌6.3%(环比折年率),第四大经济体德国和第五大经济体英国的实际GDP都是环比零增长,第六大经济体法国的实际GDP仅增长0.9%,第七大经济体印度的实际GDP增长率为7年来最低(4.7%),第八大经济体意大利的实际GDP环比下降0.3%(全年仅增长0.2%),第九大经济体巴西尚未公布去年4季度的GDP增长率(市场对其2019年全年增长预期仅为0.9%),第十大经济体加拿大的实际GDP环比折年率仅增长0.3%,几近为零。

 

显然,在疫情发生之前,这九大经济体中,有6-7个已徘徊在衰退边缘。目前受疫情影响最大的是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由于病毒传染性很强,防控疫情的最有效手段就是增强人员间的隔离、减少人群的聚集,但这些措施对生产和消费活动造成了巨大打击。2月份,中国的制造业PMI从50暴跌到35.7,非制造业PMI从54.1暴跌到29.6,都是历史最低,显示防控疫情的隔离措施严重拖累了经济活动,尤其对服务业打击惨重。

 

今年,全球经济会很差。海外的疫情防控太自由放纵,很多发达国家的医疗体制虽然看起来不错,但应急能力很差。一个月前,我就说过要防止未来海外病例返回来输入中国。中国因疫情牺牲了一个多月,严格限制各种活动,不到两个月控制住了,海外需要的时间可能会更长。全球经济确实很危险。

 

至于逆全球化,我觉得不会。短期来看,全球的交流活动可能会减少,但全球化背后的需求没有减弱,需求不减弱,全球化就会继续推进。这个需求就是全世界企业家对于利润的追求。另外,我认为疫情反而会推动全球公共医疗健康联手合作,如:建立预警机制、防范机制等等。疫情是挡不住全球化的,只有战争可以。

A股估值相对合理,绝对估值并不便宜

金融界:最近两市交易量屡破万亿元,A股在美股颓势的情况下也表现不错,您认为市场的表现是可持续的吗?另外,政策对实体经济的影响到底有多大?我们应该如何引导资金的流向?


孙明春: A股相对于外围表现好有多个原因。第一,A股估值没有海外,尤其是美股那么离谱。A股定价基本合理,我个人认为还是偏贵了一点。第二,由于我们前期防控比较严格,效果也比较显著。投资者会预期中国经济应该率先反弹。第三,目前全球降息,欧洲、日本都是负利率的,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史上最低。


至于是否可持续,首先全球经济的前景并不乐观,中国经济虽然会有反弹,但整体也很难特别强,而且我们在政策面上存在很多掣肘的因素,不可能像2009年那样推出强刺激的措施。从长期来看,中国经济稳中向好的势头是没有改变的。从企业方面考虑,经济大方向不好,盈利也不会太好。

 

实体经济的后续表现肯定会比一季度好,但是还是要看后续资金流向。首先要防止资金流向房地产,如果提供了流动性,但市场又去炒房子,这是最坏的情况。另外要防止过度流向股票市场。虽然大家看好A股和中国经济的前景,但从绝对值来看,A股的估值也不算便宜。

 

我们在2015年也吸取了教训,投资者还是保持理性,踏踏实实解决实体经济的问题,不要给资本市场做太多引导。还是要想办法把钱引向最需要的企业、金融结构和家庭,下一步再图发展。

 

金融界:对投资者有什么建议?


孙明春:要对未来保持信心啊,对中国整体形势保持乐观,同时,也要保持清醒。要认真研究自己所投资的标的——估值高不高、前景怎么样、风险是什么?投资一定要客观、谨慎。

更多
往期回顾
评论
栏目介绍

《首席说》是金融界网站打造的访谈栏目,主要访谈对象为与资本市场密切相关的政府官员、经济学家、上市公司高管、资深市场人士等,力求拓展信息,传达价值,感受睿智,折射资本前沿最真实鲜明的映像。

联系方式

金融界网站电话:010-58325388

邮箱:fang.bao@dailytop10.net

邮编:100052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宣武门外大街28号富卓大厦A座17层

关注我们